首页 > 书库 > 《北桥遗梦》上海北桥翔泰苑租房 GV 北桥遗梦全文免费阅读

北桥遗梦

现代言情已完结

烟波天客新书《北桥遗梦》由烟波天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依涵,杨惠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出了听风楼,依涵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迎面的春风轻吹到脸上,也似毫无知觉。此刻她陷入了和他的回忆,这是她第一次正视这个问题。尽管两

酷匠网|更新:2020-04-29 00:09: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烟波天客新书《北桥遗梦》由烟波天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依涵,杨惠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出了听风楼,依涵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迎面的春风轻吹到脸上,也似毫无知觉。此刻她陷入了和他的回忆,这是她第一次正视这个问题。尽管两

《北桥遗梦》免费试读

出了听风楼,依涵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迎面的春风轻吹到脸上,也似毫无知觉。此刻她陷入了和他的回忆,这是她第一次正视这个问题。尽管两人都自我安慰着,对这段感情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无论结果怎样,至少曾经真心相爱过,也就无悔了。可当事实摆在眼前时,她突然发现自己做不到那么洒脱,对即墨笙的感情已经深入骨髓,哪怕是他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她都谨记着,都可以读出他要表达的东西。

他嘴角悄悄的翘起时;睫毛微微地闪动时;还有那些眼神,每一个都有特定的意义:淡漠的,忧郁的,冷冽的,脆弱的……此刻都在她脑海中徘徊。她又想起了他的那句话:“丫头,如果有一天我们找不到彼此了,就来这棵老槐树下好吗?”那时的心情,她承认,她贪恋那种感觉,贪恋他宠溺的眼神,贪恋他的每一句话语。所以当杨惠蓉出现时,她原本平静的心已经荡起了涟漪,她和即墨笙,谁都没有说“爱”,但彼此的行动已经证明了这个字,可是父母那边怎么办?世俗那里怎么说?不是他们懦弱,接受过新式教育的人思想当然超过落后的封建老人们的思想,但他们身上还有责任,还有彼此的无奈;即墨笙已经二十六岁,早就到了娶亲的年纪,和他同年龄的人,大多早已做了父亲,有些人的孩子已经在上私塾了。就算他自己不急,但他过得了家人的那一关吗?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儿孙满堂,共享天伦?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听风楼前的混沌小铺子,这里的老板是个年过六旬的老人,面目慈祥,心肠也好,大家都唤他凌老。别看他年纪大了,他的混沌可是方圆几里出了名的。据说那做混沌的技艺是祖上传下来的,连风雪楼的厨师都望尘莫及。

她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这里吃混沌了,每次心情不好时便来这里吃混沌,凌老总是像疼爱自己的孙女般给依涵端混沌。有时候两人毫无代沟的聊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亲人呢!

走到门口,凌老的生意依旧如往日那般红火,挤过拥挤的人群,凌老已经看见了她。“小涵,你来了?赶紧坐下,我给你端莲藕玉珊混沌去!”凌老笑着吆喝着,转身就去内厨房了。

 “阿墨,好久不见!”一旁桌子上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年站起身,热情地打招呼,阳光洒在他脸上,那张稚嫩又显帅气的脸庞泛起微微的红晕,一身华贵的青蓝色袍子,手持玉扇,更凸显他翩翩公子的模样!

 “阿墨?”这个称呼只有她以前的学长——陌云痕会叫,但他们已经四年未见,难道会是他?

 “阿墨,你不认识我了?”陌云痕故作生气,嘟起嘴走到依涵身边,见依涵带着疑惑的眼神直直望着自己,久久不动。顿时升起了逗弄她的心思,“难道阿墨见我玉树临风,被我迷住了不成?”伸手在她眼前摇晃着。

“你是学长,陌云痕?”依涵终于反应过来,打过他晃动的手。试探道,你不是四年前就搬家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洛城?难不成是那所谓的“落叶归根”思想的驱使?看着你这模样也不像!

“阿墨,你一下问了这么多问题,我该先回答哪个?”陌云痕轻笑道。“来,先坐下,等凌老的混沌,我再慢慢给你解释!来,喝口水,看你垂头丧气的样子,一定是有心事。”

两人坐在一个桌子上,聊着这些年的经历,虽然一个是学哥,一个是学妹,但关系一如当年,没有多年分离的疏离,没有丝毫的拘束。许久不见,依涵不悦的心情一扫而光,此刻只有重逢的喜悦。

  “这些年你们搬到哪里了?陌伯伯和伯母的身体可还好?”依涵一改往日文静的性子,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问着陌云痕。其实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不是伪装,不是欺骗,只是对于自己亲近的人才会敞开心扉畅谈,不顾所谓的世俗礼仪,不顾什么男女之别,真心说笑。而让她无所顾忌的这个人,就是陌云痕,风月,只为真心!

    许久不见,依涵不悦的心情一扫而光,此刻只有重逢的喜悦。

 “这些年我走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风景。说不上路过千山万水,倒也算南北都熟悉”陌云痕手握茶杯,似不经意间看了依涵一眼,继续道:起初,我跟随父亲转学到了北平,可是这几年局势越来越不稳定,各大势力都在争夺疆域,对军事人才的需求日益凸显,如今潜心于文的学子愈加减少。那时我就决定弃文从武,最后努力考入了保定军校。父母最初也不同意我的做法,只是现在,不得不支持了。

  “既然在北平那边好好的,为什么还要回到洛城这个小地方?你应该比谁都清楚,秦州一带都是各大家族的地盘,对于你这个军界新秀没有太大的益处!”依涵边喝水边聊着。

“因为这里有我放不下的人,四年以来都忘不掉的人!”陌云痕捂着胸口,深情的望着她,眼里有希冀,有期盼,也有担心,他觉得依涵听出了他的意思,但不知道她的答案,所以他忐忑地看着她。

“是程雪吗?”依涵故意歪曲了他的意思,他的心思从几年前她就明白,但她只当他是好朋友,是哥哥,而且她心里早就住着一个人,即使最后没有结果,她也愿意飞蛾扑火一次。即使大家都不知道,她也无法给予他任何回应,长痛不如短痛,又开口道:程雪是个好女孩,她一直喜欢你,好好珍惜她!

陌云痕欲开口解释,他以为她不知道自己说的人就是她,“不是……”凌老大声吆喝道“混沌来了,小涵,云痕,趁热吃啊!”凌老就端着两碗混沌出来,冒着热气的混沌看起来格外爽口,让人垂涎欲滴。陌云痕还未说出口的话就被他打断了,只好作罢!

“云痕,我们赶快吃吧,你也好久没吃过凌老做的混沌了,这次先尝尝鲜,看看味道和几年前有什么不同。”依涵早已经不住美食的诱惑,先动手吃起来,也不管陌云痕做何感想,她在他面前总是小妹妹的模样,让人不忍心责怪,又让人无奈她的偶尔的调皮可爱。两人就这么边吃边聊,好不乐意。

  另一边杨惠蓉和丫鬟回到了即墨家的客房,杨惠蓉脸色极差,也没和即墨家的人打招呼,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一手拍在桌子上,差点打翻了茶杯。“哼,小小的商户之女也敢和我抢师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即使师兄喜欢她又如何,且不说即墨伯伯不会同意她嫁给师兄,就是名义上他们还是师生关系,世人的眼光容得了他们吗?”杨惠蓉想到自己的家世和身份,不免又骄傲了一番。

“是啊小姐,你为了即墨公子这些年一直在学习琴棋书画,老爷还送你去大学深造,你比任何人都优秀,岂是宋依涵那个小丫头可以比拟的?而且又等了即墨公子多年,相信只要是个有眼光的男子都会选你的”一旁伺候的丫鬟附和道,她知道小姐的脾气,在外人面前永远是气质才华集于一身的淑女,是秦州有名的才女,是杨家的骄傲。可是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位小姐,学识渊博,外表温柔贤淑,但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每次只要在外面一生气,只会把气撒在她们这些丫鬟身上,她们贫贱不堪,小姐根本不会顾忌什么人身尊严。对于她的蛮不讲理,她们只有默默承受,没有任何能力反抗,这就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丫头的命运,主子高兴了就是她们的晴天,主子生气了下人也跟着遭殃。

“哼!她不是快从秦州中学毕业了吗?只要她离开洛城或者秦州,就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师兄,相信几个月之后,师兄都想不起她是谁了,到时候若是即墨军长和父亲说起自己和师兄的婚事,一切自会水到渠成!”心里这样想着,杨惠蓉不由得又得意起来,对自己的外貌和学识还是很有信心的,从小到大她都是焦点,这次也一样,她绝对不会让那个黄毛丫头抢走师兄的!等了这么多年,师兄只能是她杨惠蓉的,其他人没有任何资格做他的妻子……

“蓉儿,你回来了吗?”即墨夫人和蔼地叫道。

 “伯母,我在呢!”一改之前的凶神恶煞,杨惠蓉换上一副温柔识大体的样子,似乎刚才发疯嫉妒的人不是她一般。

“一会儿笙儿和他父亲就回来了,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啊!”即墨夫人用看自己儿媳妇的眼神看着杨惠蓉,“这杨家小姐不仅和笙儿是青梅竹马,更是秦州有名的才女,她父亲也是拥有大权的文官,身世背景,外貌才学都和笙儿很般配,更重要的是娶了她,笙儿又多了一份助力,以后的前途即是不言而喻。她这个表姨母加继母的人也能从中得到好处。”于清霜看着眼前的女子,内心更是一阵激动!

 两人有意无意地聊着,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各自打算着,分析着对自己有利的形势,好像一切是为了替即墨笙着想,殊不知她们都是同一类人,借着对别人好的名义,达到自己的目的!

《北桥遗梦》精彩评论

    静下心,直接看下开头重生,然后跳过中间100多章,直接看去滨城赶海给父亲找药,后面文章绝对仙草!这《北桥遗梦》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前面章节太过压抑,人性卑劣,但是按照我说的,绝对给你一个大惊喜,简直写活了77年以后的北京顽主圈,里面人物刻画凡是能出头的,没有一个废渣,重点后期,涉及到文玩,北京门户,餐饮等等各行各业,你们就知道作者(烟波天客)底蕴之深,难听点抛去穿越和前面百十张过于阴郁的章节,简直就是北京顽主圈乃至北京文化的科普级文章!我看到最后一百来章,真心舍不得读下去了,因为目前一千多章才写到82年,预埋的几个黑暗boss都同样在野蛮生长,偶尔一鳞半爪,就让你心惊胆战,恨不得立马趁对方羽翼未丰的时候去捏死..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