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太生》太生猛 父子文 太生精彩内容

太生

仙侠连载中

火爆新书《太生》是画目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林阳,吐纳,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沉寂在梦中恐怖的一幕而心有余悸的林阳,突然看到胸口那一抹月痕,惊的目瞪口呆起来。 手指触摸,竟像长年在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9 00:15: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太生》是画目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林阳,吐纳,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沉寂在梦中恐怖的一幕而心有余悸的林阳,突然看到胸口那一抹月痕,惊的目瞪口呆起来。 手指触摸,竟像长年在

《太生》免费试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沉寂在梦中恐怖的一幕而心有余悸的林阳,突然看到胸口那一抹月痕,惊的目瞪口呆起来。

手指触摸,竟像长年在身的疤痕一样硬硬的,可林阳胸口有没有疤痕,怎能不知,这一幕,如同梦中那不忍直视,不知男女的人喊自己相公一样,让林阳惊悚起来。

愣神之下,林阳突然眉头一挑,神色着急低头不断寻找什么东西,因为他父亲送给他的吊坠居然不见了。

“吱吱吱...”

就在这时,心有所感的小白猴,一声轻唤,小爪拉了拉林阳裤角,指了指被踩在脚下,露出一脚的东西,龇牙咧嘴,不断拍打。

弯腰抱起小白猴,林阳移开双脚,便看到被自己踩进泥土中的吊坠。

尴尬一笑,拍了拍小白猴小脑袋的林阳,赶忙捡起,拿在手中,搓了搓上面的泥土,看了起来,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林阳整个头皮都发麻了起来。

吊坠中的月亮,竟然不见了。

忽然,林阳如遭雷击,猛的向四周看去,这吊坠内除了月亮不见外,拴在吊坠孔上的红色小绳也不见了,要不是早晨的湿气让泥土变的松软,难以查看昨日的脚印,都以为昨晚自己睡觉时,是不是有人偷偷进来了。

来到小院门口,看着毫不起眼的门缝上夹着的三个树叶依旧还在,位置也未移动分毫,林阳整个脸都白了起来。

如此诡异之事,让想不通的林阳不由的吧目光放在小白猴身上。

而小白猴似有觉察,扭头望来,一人一猴就这么对视了短暂数息后,下一秒,林阳脸上就被吱吱大叫的小白猴尾巴抽了一下,出现一条越过鼻梁的杠红。

捂着小脸,林阳不由再次看了看四周,这原本安静的小院,此刻突然让林阳有种浑身发寒的感觉。

沉吟少许后,林阳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四周的白雾,瞳孔一缩,撒腿就望屋舍跑。

不理会路上有些弟子投来吃惊的目光,林阳使出浑身力气,跑到屋舍,关上房门,洗了一把脸,用水湿了湿头,坐在床上,放下小白猴,陷入沉思之中。

这吊坠,虽然是父亲送给林阳的,却也是林父意外得之。

这吊坠原本极其普通,外形椭圆,像个透明小瓶,为一不凡,便是这小瓶内有一个月亮形状的东西,漂浮在内,任由人如何摇晃,都不会碰到瓶壁,也正因为这点,林父才会吧这小瓶送给林阳,因为这上面有个小孔,穿线之后,被林阳一直待在脖子上。

可如今,里面的月亮不见了,小红线也没有了,只有这么一个小瓶。

“月亮,小瓶...”

林阳突然拔开胸膛,望着胸口中央那月痕,抬头时,脸上充斥毛骨悚然之色。

“这瓶中的月亮,该不会长到我身上了吧...”

被自己想法吓了一跳,林阳整了整理衣服,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惊惧,看向手中小瓶上那没有指甲盖一半大小的瓶盖,皱起了眉头。

林阳记得非常清楚,当自己的父亲吧小瓶交给自己的时候,说过上面这瓶盖他怎么打都打不开,林阳不信,自己也试过,当时那段时间,打开瓶盖简直成为年幼林阳那时的魔怔,无论起床,吃饭,睡觉,只要想起来,都会试试。

而事实真如父亲说的那样,这瓶盖根本就打不开,要不是因为是其父亲送予,林阳甚至都想用石头去砸开看看,这瓶子里面到底有何神奇,居然让月亮悬浮其中,纹丝不动。

此刻,在看到让自己熟悉不能在熟悉的瓶盖,林阳二话不说,如同自然反应一般,用起浑身力气就要去拔,可当手指刚刚夹住瓶盖,还没用力,这瓶盖在发出砰声后,林阳眼睛一花,脑袋一沉,就这么晕了过去。

......

“你们四个废物,给我小声点,好好守着门口,有任何异动,暗号沟通,要不是看在这个月你们每人都给我上缴二根唤灵香,老子早就让你们滚回去吃土去了,哼,上次这小子竟敢提斧威胁我,岂能作罢,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既然抢不了,老子就用偷,看你小子回来见东西没了,怎么伤心欲绝,痛哭流泪。”

说道这里,此人似有所顾及,又向身后放风的四人喝到:“给我机灵点。”

这既然正是上次敲门来抢夺林阳唤灵香的五人。

没想到这一个月过去了,此人竟然还惦记着林阳的唤灵香,以为林阳早早出去砍柴,跑来偷盗,心中虽然猜测林阳应该不在屋舍,可想到林阳提斧,目露冷光的模样,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见屋舍内没有林阳的身影,此人神色大喜,激动道:“真是天助我也,这小子不在。”

踏进屋中,此人犹进无人之境,翻衣倒柜,能看的,不能看的,都看了,就连林阳平时喜欢藏在枕头下的枕头,都被此人翻了六七遍,床上床下,拐角处,都不放过,甚至连已经存在好几年的老鼠洞,都没有逃过此人魔爪。

撅着屁股,伸手就掏。

“草,这小子居然吧储物袋带在身上,毛都没有一根。”

话刚一落,此人余光就扫到地上一坨小白猴前几天刚刚脱毛的毛发。

脸色涨红,苦闷无比的他,站起身来,重重的叹了口气,向屋外走去。

“孙师兄,拿到没?”

见孙年从林阳屋舍出来,四人同时扭头,搓着手,猥琐笑着。

“拿...拿什么,这小子储物袋在身上,屋里什么都没有,到是有几根毛,你要不要...”

没好气的孙年,懒的理会四人,向另一处屋舍走去,突然,孙年神色一怔,想起林阳床边那坨白毛,难看的脸色,顿时泛红起来,嘴角勾起一抹阴笑,感叹道:“老子已经三年没有吃过肉了。”

从孙年在屋外,到此刻离开,中间一切,林阳看的清楚。

此刻的他,被无限缩小许多倍,如同蚂蚁一样,被困被他打开的小瓶中。

不仅是他,小白猴也被吸进这小瓶之中。

因小瓶是透明的,所以孙年在屋中所做的一切,林阳都尽收眼底,尤其是孙年在没有找到东西时候,下意识的抠了抠鼻-屎,吃进嘴里,也被林阳看的清楚。

从瓶外看,林阳和小白猴正在瓶中悬浮,任由林阳如何手舞足蹈,始终是站立姿势,看了眼目露委屈的小白猴,林阳耸了耸肩,表示歉意。

思索之下,林阳除了无奈,更多的还是惊喜,虽然不清楚小瓶的作用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和储物袋有异曲同工之妙,除此之外,林阳还发现一点好处,自己在这小瓶中,居然感受不到饥饿。

望了望头顶上被盖住的瓶盖,林阳多想自己此刻的脖子有五米长,这样就算被吸进来,只要头稍稍一顶,应该就可以出去了。

深吸一口气下,林阳不由盘膝而坐。

这一个月来他除了看感灵篇时,学着册子上所画动作,学做一遍外,在没有时间去打坐了,不知如何出去的林阳,看着手中从储物袋拿出的册子,打坐开来。

一旦打坐,接下来便是吐纳,世俗所讲呼吸,仙家所称吐纳,且其中极有讲究。

世俗中的呼吸,仅仅是因自己的气息长多来取决而定,没有固定规划呼多少,又吐多少,而吐纳,则不同,他容易在吐上,难在纳上。

因为吐出的气,纳就要纳灵,如果吐和纳的时间同样长短,那可能一生都感灵不到天地灵气和纳灵入体的奇妙感觉。

只有吐出的气越少,纳进的灵越多,这才算真正的吐纳。

放松身心,按做篇中注明所做,林阳呼一息,吸三息时间,开始像这种反常理的方法进行和,仅仅持续不到一会,林阳便感觉身体中似出现众多蚂蚁在攀爬一样,麻痒无比,心中明白这是因为不习惯而引起的征兆,没有任何紧张,林阳放空凝神静思,放空心神,暗想自己畅游在广阔的虚空中,与天地融合。

不知过了过久,正在吐纳的林阳忽然睁眼双眼,连连大口喘息,被这种呼吸方式搞的呼吸困难的他,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灵力入体的征兆。

沉吟少许后,林阳不由叹息一声,他知道这应该和自己四品天资有关。

没报多大希望的林阳,也不乞求能够感应灵气的存在,再次闭上眼睛吐纳开来,这次他是以熟悉,习惯这吐纳方式而吐纳的。

时间匆匆而过。

夜幕降临,月光撒耀,从窗口照进屋舍的月光,照在小瓶身上。

而此刻,身在瓶内的林阳已然睡去。

突然,砰的一声,瓶盖打开了。

《太生》精彩评论

    的确是人道的天堂。“选择权越多社会越进步”,这句话才是《太生》想要阐述的主旨。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最后祈求神灵庇佑灵魂;自强的修炼至三阶就可以练出灵魂,肉体用克隆技术来延长以此长生;再就是励志超脱天地玄黄外则可以进入道门由三清祖师庇佑修炼;还有一种眷恋人世的有后土大神开通六道轮回不断转生积累宿慧。主世界以科技和玄术并驾齐驱,实现无量功德笼罩,从各个次元世界获得遗失的知识充实自身,迈入黄金时代,焕发万丈光芒照耀无边世界。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