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殡仪馆诡异录》殡仪馆录 蕾丝 殡仪馆诡异录紧缚

殡仪馆诡异录

灵异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殡仪馆诡异录》是农夫仙拳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雪,木剑,书中主要讲述了:馆长额头上还挂着细汗,他也顾不上擦,看着我的表情愈发殷勤。我听着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但是也没说啥,总不可能让二麻子总是做孤魂野鬼。我

北京星空奇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更新:2020-05-08 00:09: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殡仪馆诡异录》是农夫仙拳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雪,木剑,书中主要讲述了:馆长额头上还挂着细汗,他也顾不上擦,看着我的表情愈发殷勤。我听着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但是也没说啥,总不可能让二麻子总是做孤魂野鬼。我

《殡仪馆诡异录》免费试读

馆长额头上还挂着细汗,他也顾不上擦,看着我的表情愈发殷勤。

我听着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但是也没说啥,总不可能让二麻子总是做孤魂野鬼。我回头看了一眼他,他也咧着嘴,直笑:“兄弟,我要走了。你可记住那些话,你要是过得不好,兄弟我也走得不好。”

我也只能点头,眼眶干涩,我也忍着没流泪。只跟他保证,我绝对不会冲动。

馆长好像是看不见那些,我说完一回头,就看见他满脸惊恐的看着我,见我看过去之后,他又马上露出一个干笑,好像生怕我再对他动手。

我有点奇怪:“你不是会什么巫术吗,怎么你看不见鬼?”

“嗐,那东西……不,我是说鬼魂,这得有缘人才能看见,要是个人就能看见鬼,那咱那地方,也不会招不着员工不是么。”馆长擦了擦汗。

我也点头,我这时候也才猛然反应过来,先前我也是身在红旗下,长在阳光里的好少年,压根也没见过什么鬼,怎么现在好像已经没障碍了。

凌雪好像是感知到了我的疑惑,轻声回答:“大概是因为你跟阴司已经有了牵扯,这就像是吹口哨,有的人不会但是能学,有的人就是学不会。”

她说,我生的日子不错,而且之前被拉去做法,就是通了灵,所以也就能看见了。

我听着有点不是滋味,这见鬼被她说的跟吹口哨一样,我以后还能好好吹哨了么。

我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也没出声,就在脑子里跟她对话,这感觉有点奇怪,但是我接受得比较快。

而且,老实说这感觉让我心里有点小骄傲,好像我是与众不同的。

不过,我一直不说话,让馆长显得有点局促,他时不时就偷瞄我,好像我会趁他不注意,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他偷看的时候多了,我也不耐烦,干脆狠狠瞪过去,他才稍微老实了一点。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有犯。

就在我忍不住想跟他好好谈一谈的时候,一阵鸣笛声打断了我的动作。

我们同时往边上看去,只看见一辆越野,疯狂的按着喇叭,直勾勾就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拉了馆长一把,就躲到了边上。

那越野就在我们闪开的地方猛的停了下来,扬了我满脸土灰。我咳嗽着,朝着那车走过去,正要拍车门,就看见门自己开了,从里头下来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穿着道袍,梳着高髻,是个瘦高个,看那样子,好像不怎么擅长说话。

他大概是见我满脸煞气,嘿嘿笑了一声,挠了挠头脖子,对着我道:“对不住,我徒弟才拿着驾照。”

“才拿着驾照,开公路去啊,开个越野满山跑什么,找死啊。”我听着就起火了。

话音才落,司机也下来了,一米九的壮汉,满身腱子肉,皮肤晒得黝黑,还戴着一墨镜。

他一声不吭的到我面前,我也有点怂,但是气势不能丢啊,我昂着头,也看着他。

两相对视半晌,他才啊了一声,一开口就把我吓着了,那声音跟小沈阳似的:“哎呀,老弟,可对不住,我以为这哈儿有路呢,要停车来着,一脚没注意就踩油门上了。”

我听着就感觉头大,这都是哪来的神奇物种。

我还没说话,倒是馆长笑呵呵的迎了上去,伸手抓着那道长模样的中年人,就跟我介绍:“老三啊,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刘秀全刘道长。”

“原来是你这个小兄弟,找贫道作……”刘道长听见这话,也转过头来,他只看了我两眼,就停住了。

我看着他瞪着我,背后有点发凉:“道长,你,你这是干啥?”

我生怕他说出什么,其实我不是人,我早在昨天就死了一类的话。

没想到,那道长上上下下打量了我片刻,才摸着自己下巴的胡茬,摇头叹息:“可惜啊,可惜,是个好命,只可惜与道无正缘,可惜了这好时辰。”

我一听这话中似乎很有深意,还要再问,可那老道却什么都不说了。

他只是问了我二麻子的事情,我也没藏什么,就都给他说了。我也问了凌雪的事,他只说没事,凌雪不是厉鬼,到了时候她自能离开。

我感觉凌雪似乎有些不开心,但面对着道士,我也不好多问,也就没理。

那道士的二愣子徒弟从越野车上拿出了一张供桌,和一个半人高的大木箱子,接着就磕磕绊绊的将车倒回山坡之下。

刘道士则把箱子打开,摆上香炉香猪,鲜花清水和五色谷物,从自己腰背后抽出一柄裹着红布的木剑。

接着,便对着二麻子已经开始有些发臭的尸体念念有词。

他拖长了音调,念词跟唱歌一样,我半句也没听懂,只好垂手站在一旁。我看着二麻子的样子越来越透明,不过他身上的污浊气息也随之越来越浅。

“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穷,由汝自招。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随着他念词到了最后,只见他单手持木剑,一手举起二指,轻叩眉心之后,又抓了一把白米白面,往前二麻子身上一洒!

“啊……”

我只听见二麻子发出了一声感叹,紧接着,他所在之处乍出一道白光,白光一闪而过,等我能看见的时候,二麻子已经不见了。

我想,他大概是已经被超度了,心中也松了一口气。想着过往,不禁有些感慨。只是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心中暗道,二麻子,到了那个地界,你也好好的过吧……

刘道长这时仍旧闭着眼睛,举着木剑在原地转圈唱念,听着好像是在感谢请过来的各路神佛。

我也不敢打扰,只是在一边安静的站着。

心道,这老道士看起来不怎么样,没想到还真有两下子,要是我能跟他学个一招半式的,以后说不准就不用怕那个凌天养了。

只是我这心思才起,那边凌雪却立刻给我泼了冷水:“你就别想了,他要是想收你为徒弟,他早就开口了,你没听他之前说么,你与道无缘。”

我听这话不大高兴,但是转念一想,也就想开了。我身边还跟着一个美女鬼,看起来的确跟道没什么缘。我一抹鼻子,看那边已经收了工,便过去准备道个谢,然后离开。

谁知我才过去,刘道长那大个子徒弟就迎了上来,朝我一摊手。

“啊?”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是呆愣愣望着他。

“嘿你这人,俺师傅给你做法事,那费时费力还费油,你不给超度费啊。”大个子仍旧戴着墨镜,嘴一撇,手一抱,就这么盯着我。

那架势,好像是我不给钱,他就准备把我拦这儿一辈子。

我也没计较,顺口问道:“那多少钱啊?”

“大-法事三十万,小法事十五万,你这个是大-法事,还有送的是怨灵,还要额外加三万,我们过来得急,闯红灯回去估计要扣三分,就多加两千,这车子磨损嘛……就不跟你算了,总共是三十三万二。”

那大个子一边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牛皮小本,冲着我甩了甩:“你要发票不?”

我只觉得脑袋一晕,连忙转身指着馆长:“别问我,他付钱!”

馆长一听也急了:“诶诶,老三,这一码归一码啊,你要我找人,我把人也给你找来了……”

我一听他要推脱,眼睛一瞪,没想到他也不怕,闭上眼梗着脖子:“我最多给你把零头抹了,你要还不满意,你抓我去派出所。”

我见他这样,也着急,正要跟他辩。那刘道士却是背着手,优哉游哉的踱步过来到了我面前。我心说,这老家伙看样子是个笑面虎,正想说辞呢,却见他对我摆了摆手。

“这位小兄弟,这做法事的钱,我可以不要。”他正说着,他那徒弟却着急了,他一把拦住他徒弟,只是弯下腰,对着我:“只要你答应,帮我一个忙。”

章节在线阅读

《殡仪馆诡异录》精彩评论

    单女主(凌雪,木剑)伪后宫文。穿越到异世界,成为魔族三皇子,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主角(凌雪,木剑)能力相当低。小说主要内容就是拍电影出游戏。文笔相当不错,也挺有意思的。结局比较突然,当然也有一些坑,没有填。感觉主角(凌雪,木剑)的性格比较奇怪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