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云寂千山雪》雪寂 免费试读 云寂千山雪精彩试读

云寂千山雪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素弦,顾南卿的小说《云寂千山雪》此文是霜来谁染枫林醉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聆音妹子言之有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素弦笑着也不去管连昀快哭的幽怨眼神,与萧云衣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两人说着话坐到偏厅喝茶,

|更新:2020-05-16 16:08: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素弦,顾南卿的小说《云寂千山雪》此文是霜来谁染枫林醉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聆音妹子言之有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素弦笑着也不去管连昀快哭的幽怨眼神,与萧云衣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两人说着话坐到偏厅喝茶,

《云寂千山雪》免费试读

“聆音妹子言之有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素弦笑着也不去管连昀快哭的幽怨眼神,与萧云衣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两人说着话坐到偏厅喝茶,齐衡愣愣的站在门外看星星,乐宁不冷不热的靠在门框上看齐衡,屋里屋外的气氛怪异到极点。

“齐衡,你进来吧,再看下去我怕你就要羽化成仙了。”素弦轻笑,齐衡自从跟她来到这里脸一直阴了很久,对她也爱理不理。

“你总是这样多管闲事。”齐衡转过来忍不住声音大了些,“我查过了,断虹山庄与元韶之间确实有不为人知的关系,你这样管闲事我看你迟早会吃亏!”齐衡说完继续回头看星星。

素弦浅笑不语,萧云衣饮了半杯茶,轻笑道:“明天便是柳家小姐招亲的日子,不知柳乐笙会用什么方法选出合心意的姑爷。”

“与我有什么关系?倒是你应该好好想想怎样拔得头筹才是。”素弦浅啜一口茶。

“你不在乎?”

“嗯?”素弦微怔,“得到柳小姐等于得到半个断虹山庄,来选亲的人不都是这样想的么?难道你另有打算?”

乐宁回头嘿嘿笑了笑:“我家主子不喜欢柳小姐,他说女子都是麻烦,尤其是漂亮女人更是麻烦。所以我猜想公子现在对男人感兴趣,可能会去找柳家两位庄主……哎哟,哪个缺德的打我……”乐宁正自顾说得高兴,完全没看见萧云衣白皙的脸已经变得乌黑,忍无可忍之下一个茶杯弹过来,乐宁立即抱头鼠窜。

素弦笑的几乎要喷出茶,就连齐衡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乐宁和萧云衣这对奇葩主仆。萧云衣咳了几声,又喝了几口茶,等气顺了才缓缓道:“乐宁,我看你是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别给我丢人现眼了”

乐宁抱着头嘀咕一句:“我说的不都是你说过的话吗?怎么还打我……我走还不行吗,别动手……”

萧云衣被活宝护卫弄得哭笑不得,只得尴尬的支着头看地上。素弦笑够了道:“乐宁已走,你可以抬起头了。”

“唉,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萧云衣叹息连连。

“若真是家门不幸你又为何留下他?”素弦端起茶杯端详了一阵子,“断虹山庄你有何打算?”

“我确实有意将断虹山庄纳入掌中,但是我发现娶柳家小姐是最差的方法。再者,柳小姐的心根本不在我身上,何苦白费力气。”萧云衣不咸不淡的说道,与其让素弦自己查出来还不如开门见山,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素弦轻轻道:“那就如你所愿吧。夜深了,素弦告辞。”

萧云衣呆呆看着离去的素弦,端起茶杯又放下。忽然发现眼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抬头就听齐衡道:“不许伤害她!”

这样没头没脑的话萧云衣居然听出了弦外之音,笑道:“放心,想要她的人不是我,我只对素弦感兴趣。”

“这样最好。”

齐衡放下话之后转身离开,留下萧云衣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叹口气:“其实她也是个有趣的人!”

红绸缎装饰的方台,立于断虹山庄的演武场上。平时空旷的地方此刻挤满了人,火热的气氛浓郁的笼罩着周围。在场的人虽都各怀心事,但申请却是一样的倍感兴奋,激动不已。

何意欢文质彬彬的正襟危坐在其他公子哥前面,俊秀的面容沉静如水,几乎遮去大半人的锋芒,有些鹤立鸡群德尔感觉。慕伯溪百无聊赖的打着瞌睡,极具魅惑的面容上满是不耐烦,偶尔抬起的目光在对面空着地椅子上能烧出几个洞。该来的人此刻也没露面,他满心恼火又无处可撒,只得使劲抠着椅子扶手。

其他的公子少侠们坐在一起有说有笑,慕伯溪越听越烦,索性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休息,一只手臂达拉下去,整个人看起来松松散散没精神。天棋笔直的立在他身后,眼睛睁得很大,可是却没有多少焦距,应该是站着睡着了。

“这主仆俩真是奇才!”一直站在台下的素弦轻笑着摇摇头,抬步向场外走去。

“你不看热闹吗?”白君临抬起头眼巴巴看着她。

“我又不娶柳小姐,坐在这里做什么?”素弦轻轻一笑,抬头在四处看了看,发现萧云衣也未出现,微微觉得奇怪,但也不过分惊讶。

“今日的招亲大会一定是高潮迭起,我倒想看看这些人都有什么方法。”水聆音笑脸盈盈,眼睛里闪着睿智的光。

素弦向她点点头,走了出来。不知不觉间已走出很远,这里很安静,彩台那边的声音这里几乎听不到。唯有成片成片的桃花层层簇簇绽放着,繁花似锦,飘飘洒洒落于芳草上,红绿相间,美不胜收。

“我说怎么到处找不到你,原来是跑到这里躲清闲了。”忽然身后有人笑道。

回首,那人依旧穿着天晴色,腰际佩戴着上古汉玉雕琢而成的玉佩。阳光下十分温润挺拔,他一边走一边伸手接住飘到身前的桃花,轻轻一弹,淡薄的桃花飞旋着飘向她。

“顾南卿?”素弦看着来人有些不确定的眨了眨眼,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是我,顾南卿。”那人笑的云淡风轻,却又温和在骨子里。

“这些日子你一直监视着我?”

“不要说监视那么难听嘛,我只是有事处理没来见你,你不会怪我吧?”顾南卿继续弹着花瓣,素弦头顶上已有数不清的花瓣翩翩飞旋着,她站在那里仿佛花中仙子。

素弦轻轻叹口气:“看见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这些天没有你的消息我真担心你出事。”

“素弦,我说过等我回来就处理你的婚事,你考虑的如何了?”

“我的私事便不劳费心了。”素弦眼眸微微暗淡,“我想着到这些日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你交给我的信里藏着毒药?”

“你这样问我真高兴,你从来没有怀疑过是我利用你?”

“我相信你。”

顾南卿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愣了愣,道:“素弦,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告诉你全部。”

速效一笑:“我对你的事没什么兴趣,倒是你怎么不去看看柳小姐的未来夫婿?”

“我又不想娶柳媚笙,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如与你一起看看风景。”顾南卿寻了块石头坐下,对这里的风景似乎很满意。

素弦抬手压着一枝伸在眼前开的正艳的桃花,轻轻一摇,花瓣不胜此力纷纷散落下来。她淡淡说道:“娘亲最喜欢桃花,以前我家也有大片大片的桃林,而且经过特殊培育四季不落。娘亲常常一人站在桃花林中,孤寂的就像遗落凡间的花神。”她提起母亲,神情悲切,已不似先前清冷出尘的样子,与凡间任何一个思念母亲的孩子一样,悲悲戚戚。

顾南卿低头将身上的落花拂去,目光低沉:“我不记得有多久没见过她了,记忆中没有父亲,只有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妹妹哭着叫娘亲。我刚听到父亲要回来时,全家就被冠上反叛之名处死,无一幸免。二十年了,每次她都全身湿透站在我面前,哭着对我说,‘孩子,娘好冷,好冷……’直到去年我才找到她们的埋骨之处,现在连梦也少的可怜了。”

素弦放开花枝,转而看着他。相识多年,这是第一次听他说起过往,第一次他们之间没有试探,没有隔阂。只是他温润的气质早已深入到骨髓里,此刻虽然极度悲痛,但也无法让人认为他在伤心。

一阵风吹来,落英缤纷,两人一坐一立,宛如仙境中人。顾南卿微笑着抬起头:“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你的母亲也喜欢桃花吧?”素弦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声。

“嗯,母亲偏爱桃花。”顾南卿道,“只可惜红颜薄命,所以我厌恶桃花。”他拂干净身上的花瓣站起身形,不留一点痕迹。

素弦道:“我也不喜欢桃花,最初开的太艳,最后谢的太丑。”

顾南卿温和一笑:“既然都不喜欢,就去别处走走吧。”

“好。”

两人抬步往外走,刚走几步素弦不由自主停下脚步:“这园子有古怪,连路都变了。”

顾南卿早就发现这园子不对劲,偌大的一个园子一个人都没有,不能不说奇怪。“这里似乎布着什么阵法,素弦你看看怎么破解?”

“上去看看就明白了。”素弦轻轻跃上树枝,隐隐看出这个园子呈半月形,桃树的种植也颇具门道。她看了一会飘然落下:“果然是如此,没想到断虹山庄有如此人物,居然能用桃树布出‘美梦无极’,幸好我们没有乱走,否则恐怕要变成刺猬了。”

“居然是‘美梦无极’!”顾南卿吃惊不小,“断虹山庄内谁有此本事?”能布出“十绝阵”之一的美梦无极,入阵者,任你武功再高都免不了九死一生。

素弦淡淡一笑:“也不是什么大阵,凭你我二人之力想破解还不容易。”

顾南卿皱皱眉头:“这双盏十箸算不算难却很麻烦。”说着折了一根树枝在地上画起来,“恰好以前研究过算法,不然今日真怕是麻烦了。”

“总比我亲自算好得多。”素弦默默思索,也折了根树枝在地上画出一个图形,随着数字不断出现,图形越来越复杂。

不知过了多久,素弦扔掉手中树枝,道:“终于弄清楚了,我们走。”

“我就偷懒跟着你吧。”顾南卿意犹未尽的看着地上的东西,“若是此阵用于战场必然事半功倍,不过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这世上真正懂得布阵之人都是孤僻性格,想在战场上看到美梦无极是不可能了。”

“那也未必,走吧。”她先行一步,飞跃而上,踏着桃枝借力而行,身姿曼妙如仙。

《云寂千山雪》精彩评论

    还有就是,文青、啰嗦,主线变成女人的事情。既然你要写商业小说,就得按照商业小说的规则。难度你天天辛苦码字,就是为了吐槽吗?当局者迷,你自己想得多么好,但是我这些看过一千几百本的读者,多少都有资格说你入魔了,就是痴线的意思。成功的作者(霜来谁染枫林醉)和扑街作者(霜来谁染枫林醉)的区别,在于成功作者(霜来谁染枫林醉)能控制自己的痴线文青,扑街作者(霜来谁染枫林醉)控制不了,还说读者看不明白。情况就跟文艺导演的自己YY和商业导演的区别。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