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姻缘镜》姻缘镜漫画 娘受 姻缘镜总攻

姻缘镜

古代言情已完结

完结小说《姻缘镜》是子雁、郑妍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佑,黄金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乾清宫“启禀皇上,魏统领求见。”“快请。”众臣甫退朝,朱佑樘坐在龙椅上,想着身为一国之君该承担的责任,心思才飘移至远方不知名处,殿

厦门乐创|更新:2020-05-19 00:10: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姻缘镜》是子雁、郑妍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佑,黄金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乾清宫“启禀皇上,魏统领求见。”“快请。”众臣甫退朝,朱佑樘坐在龙椅上,想着身为一国之君该承担的责任,心思才飘移至远方不知名处,殿

《姻缘镜》免费试读

乾清宫

“启禀皇上,魏统领求见。”

“快请。”众臣甫退朝,朱佑樘坐在龙椅上,想着身为一国之君该承担的责任,心思才飘移至远方不知名处,殿外太监便进宫通报。

魏统领是他派出去办事的手下之一,他尚任太子时,他便替他在外办事,没事不会随便进宫,现下进宫求见,许是有消息了。

他期待那个消息……

半晌,魏统领快步走了进来。

“微臣参见皇上。”

“快起来。”朱佑樘说道,继而遣退两旁的太监。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回皇上,没有。”

魏统领的话让朱佑樘的脸覆上一层失望。又一次的希望落空,他以为这次会有不同的答案,无奈……

“皇上,线索太少,要追查实在困难。”魏统领说道。并非他存心推卸责任,只是光凭着一面镜子找人,实在不容易啊!

“朕知道,不怪你,要怪只能怪天意弄人。”朱佑樘叹了口气。当年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他什么都来不及阻止,一段未萌生的情愫就这么断了线,他怎能不怪造化弄人呢?

“皇上,这些年来,微臣访遍天下大小当铺、银楼,就是找不到您口中所言的黄金镜;会不会黄金镜不曾被变卖,还在您所说的那个人手里?”魏统领推测着这个可能性。

“不可能,他们一家子不是妇嬬就是过惯了奢华日子的少爷小姐,为了养活这么一大家子,除了变卖一些值钱物品外,根本无法生存。”朱佑樘分析着。

除非他们根本已经不存活在这世间了,否则要如何度过这漫长的十年岁月?

思及此,心的某个角落像是被剜了一个大洞,令他只觉得空洞、心痛。

逐云,你到底在哪里?可知我找得你好苦,好苦。

那种茫然未知的感觉教他害怕,即使是一国之君,也有掌握不了事情的时候;而她,就是令他心慌的那个人呐!

“皇上,还要继续追查下去吗?”

要继续追查吗?魏统领这句话将他问倒了,天下之大,究竟何处才是她栖身之处?那触碰不到、感受不到的心惊感觉,这些年来他感受过太多太多了,每当魏统领再次请示他时,他总要被这样的茫然所打倒。

原来,纵然成了皇帝,还是有很多事情是他无能为力的。

该追查下去吗?他在心里问着自己。

十年了,事情会在这第十一年有不同的结果吗?

他怕那个结果……

“皇上?”见皇上迟迟不应声,魏统领又唤了声。

“罢了,你先休息几天吧!过两天朕要到天坛祭天,你就随朕下南京吧!”没有决定该不该,现在的他身负重任啊!

登上王位,他的身分是一国之君,有更多的责任加诸于他身上,他不再是可以任意妄为的人了。

“皇上要下南京祭天?”

“嗯,等护国寺的师父一到就出发。”他已经要太监前去传唤了,相信过两天护国寺派来的师父就会进宫。

“皇上,何不就近在皇城外的天坛!”

“朕想顺便微服出巡。听说圜丘附近近月来大旱,朕要师父为圜丘一处祈谷求雨。”

“原来如此,皇上真是爱国爱民的好君王啊!”

朱佑樘却不以为然。若真能让他选择,他只想与她相伴……

坤宁宫

皇后的寝宫里处处张灯结彩,每道门上都贴了双喜字,宫内紫檀圆桌上还燃着龙凤烛,显示着这儿正在办喜事。

先帝驾崩,随即而来的是太子登基,重整朝纲,对一个新帝来说,有很多事是需要及早去办的。

然,身为太子妃,不,现在该说是皇后了,她依着礼教,替自己张罗封后大典的喜事,除了做足表面功夫外,她只是个空虚孤独的女人。

在还未进宫前,她是兵部尚书之女,从小受尽宠爱,从未有人敢不将她放在眼里;但进宫后,她却尝到了被人漠视的滋味。

她是先皇选定的太子妃,在先皇驾崩后,理所当然的成了皇后;然而,自诩不曾犯错的她,却从不曾得到皇上的一丝关爱,就连封后大典他也不曾参加,徒留她在大典上受尽众人暗地里的讪笑。

思及此,她对皇上的怨怼更深了。以前在尚书府里,她是被爹娘捧在手心上的明珠,要什么有什么,来到宫里对于这种倍受冷落、皇上对她不屑一顾的日子,她真的快过不下去了。

不是她不曾尝试过主动,然,不管她如何做,皇上就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只会冷睨着她,要她穿多一点,别着凉了;那是他第一次开口关心她,也是她第一次发现皇上眼里根本没有她这个皇后的存在。

所以,即使她贵为皇后,仍是一个得不到爱的可悲女子!

苻真郦叹了口气。好在皇上不好女色,否则除了饱受别人的讪笑外,她还得安抚自己的妒意,这该算是皇上为她的独守空闺所做的补偿吧!

“皇后娘娘!”

一名貌不惊人的侍女跑了进来,心中只想赶紧把探到的消息报告给皇后知道,哪里晓得竟踩着了皇后豢养的白狐狸,狐狸吃痛,弹跳了起来,浑身戒备地望着来人。

“你竟然敢伤了本宫的果儿!”苻真郦奔了过来,一把抱起狐狸,挥手赏了侍女一记耳刮子。“来人啊!把这贱婢给本宫拖出去斩了!”

“皇后娘娘,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只是想把皇上今早宣诏的事报告给皇后娘娘知道。”侍女一听到皇后要砍她的头,脸上立即透着深深的恐惧,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掉了脑袋。

“哦?”听到皇上,苻真郦顿了下,斥道:“还不快说!”

“是。皇上下诏择一良日,要到南京天坛祭天。”

天坛乃祭天之所,本建于南京正阳门外,是为钟山南方,又称为圜丘,本是明朝祭天之处,但自永乐皇帝迁都后,为免路途跋涉之苦,便在北京正阳门东方另建了天坛取而代之,后代朱家子孙已慢慢地送进皇陵,不再到南京去了。这会儿皇上却要回南京去祭天……

苻真郦仔细猜测着皇上的心意,可惜却摸不着边。

“皇上可有指派哪位大臣同行?”苻真郦问道,其实内心想问的是,皇上会不会要她同行。

那名侍女摇头,“奴婢只听说魏统领和护国寺来的道姑会一起去。”

“没用!”苻真郦瞪了侍女一眼,“本宫问你,那名道姑生得如何?”只要能和皇上碰得上面的女子,她都必须摸得一清二楚,确认了自己的容貌赛过来人,她才会稍稍放心,所以宫中的女子皆是容貌在她之下的。

“奴婢不、不知道。”她急着跑来通报,忘了先去调查清楚。

“这么不机伶,本宫留你何用?来人,把她拖出去斩了!”

“皇后娘娘,您、您为什么还要杀奴婢?”侍女一脸错愕地问。

“很简单,本宫刚才发觉一件事,那就是你的双眸比本宫晶亮,本宫不允许!”她盘算似的嘴脸狰狞可怖。

“皇后娘娘!”

“来人啊!还不拖下去。”不等侍女求情的话说出口,苻真郦抱着她的果儿走入内宫,将侍女交给侍卫处理。

“皇后娘娘饶命!”

她冷哼了声,人们的求饶声,是她最爱听的声音。

静心跟着宫内派来的太监在日夜不停地兼程赶路下,终于在两日后的天黑之前赶到皇宫。

雄伟偌大的紫禁城,左有雨景宫、储秀宫、祤坤宫、长春宫、体元殿、太极殿等十来处宫殿;右有钟粹宫、承乾宫、景仁宫、景阳宫、永和宫、延禧宫等。正殿不算,整个紫禁城拥有的宫殿共计数十座,还有每个宫之间所留有的石径小道、花园、亭阁,经雕饰的细致宫檐和花柱,让她一下子看傻了眼。

比起向来简朴的平镇寺,这里根本等于奢华的代表。

宽敞而空无一人的楼阁中,散布着萧索的氛围,这里,就是她杀父仇人所住的地方吗?

霎时,她忘了师父临行前说过的话,对那个人的不满是这么的深,如今亲身来到这个地方,心中更是不由自主地泛起怒意!为自己的永远无法报仇感到愤怒。

可怜她身为女儿身,对于家仇只有无能为力的选择试着遗忘;然而遗忘是这样的困难,穷极一生,自己只能记着它了。

此刻正是明月高挂之际,华丽的宫殿内寂静无声,而她因为被往事困住心神,整个人看来专注;漫步在小径间若有所思的她,并未察觉身后一道炽烈的目光正紧紧地锁着她。

她是谁?为何会在诚肃殿前?

没有他的命令,这诚肃殿前不得任何人停伫;原因无它,因为这里是宫中藏有宝物的钟粹宫的前殿。

花园一隅,朱佑樘的视线在见到静心的一瞬间无法移开。

她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单,就像被天界遗弃的仙子,脱俗得不染烟尘,却又有浓浓的落寞覆在她身上,强烈到令他无法忽略。

窈窕的身段里包裹着的究竟是一颗什么样不平凡的心,才会让他光是看着她的背影,心就狠狠地被撼动?

突地,他有一股冲动想去认识她,即使她是个身分低下的婢女;虽然他感受到的气质,令他觉得她绝不会是个婢女。

“你是谁?不知道这是哪里吗?”

低沉的嗓音出现在她背后,静心猛地心惊,立即旋身,忘了覆上挂在耳边的纱巾。

她看到一个男人,一个身材颀长、器宇不凡的男子,却也同时听到他的抽气声。

慌乱的拉起耳边的薄纱,易感的她早就习惯了别人初见她时的惊惧眼神,还有抽气声。

但为何在他面前,她隐藏已久的自卑感却突地窜了出来,不断地提醒她,她是残缺的、丑陋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是不能来的。”强压下浓烈的不安和自卑,她只想快速地离开这里。

“你不认识朕?”确认她并非宫女,那么她到底是谁?是如何进宫的?

《姻缘镜》精彩评论

    前面就不说了,主角(朱佑,黄金镜)转三世时,突然想和老桑再续前缘,事逼的跑到岛上去“省亲”,强叫道人姐夫,结果听道人“无奈”说他修炼到正关键时,老桑处心积虑用法术准备吞掉他的元神,来自己练不死身,幸亏他发现得早,不然早死了,主角(朱佑,黄金镜)闻言哈哈大笑,说“我这老姐搞出这么多事端,罢了,我来替你调解”。然后道人火气就消了,就消了,消了。???谜一样的配角,谜一样的主角(朱佑,黄金镜),谜一样的三观,蜀山迷门正宗,幼稚且事逼的各路仙人,逼格一点没写出来,为人处世如同小学生,每天你欺负我,我报复你,也不争机缘,全都沉浸在恩怨里,一股小家子气,形似神不似,动机迷且幼稚,就算说蜀山刚写的那个时代是有局限性的,但你写同人可以有点新意抬高点逼格啊。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