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她心不宜言》桩心距不宜小于 小说大结局 她心不宜言18禁

她心不宜言

浪漫青春连载中

完结小说《她心不宜言》是枕上阕时最新写的一本浪漫青春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元祁,沈宜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虽然他也挨了贾闰一记重踢,可好歹贾闰帮他找了台阶,沈宜言决定这次就大度地原谅贾闰这个坑货了。 他一边收回练习册赶紧合上,一边努力

|更新:2020-08-31 16:08: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她心不宜言》是枕上阕时最新写的一本浪漫青春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元祁,沈宜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虽然他也挨了贾闰一记重踢,可好歹贾闰帮他找了台阶,沈宜言决定这次就大度地原谅贾闰这个坑货了。 他一边收回练习册赶紧合上,一边努力

《她心不宜言》免费试读

虽然他也挨了贾闰一记重踢,可好歹贾闰帮他找了台阶,沈宜言决定这次就大度地原谅贾闰这个坑货了。

他一边收回练习册赶紧合上,一边努力集中精神去听她跟贾闰讨论。

他选的位置简直不能再好,她转过身后他们之间简直不能再近,她不转身他也能观察她的一举一动,沈宜言暗暗为自己的选择自得着,心里的小人欢歌载舞,没一刻安生的。

叶宝珠听到身侧的对话,勉强控制自己不扭头去看,余光却能看到那两人面对面,还有那人挠头害羞的小动作。

她低头看了下时间,好像也快到了,反正也做不了题了,不如收拾下东西早些回家吧。

她才放下笔,收拾了下书,可能是动静大了些,前面的向北就也转过头,“现在就走?”

话应该是跟她说的,可是目光却是盯着元祁的。

叶宝珠下意识点了下头,也跟着看向元祁,元祁也恰好看过来。

“元祁,我要准备回家了。”

一说完,她的心里也高兴起来,能回家真是一件让人无法不开心的事情。

“元祁,你真不跟我们一起回?”

有了向叶宝珠的一问垫底,又见元祁转过头看自己了,向北鼓起勇气接着问,手上拿纸不停扇着,目光却不敢看过去。

元祁顺势转了身,“我不回去了,你们国庆回家玩的开心点啊。”

“嗯、嗯,元祁,你也是。”

听到向北坑坑巴巴挤出了这句话,然后在她的目光中又红着脸躲开了目光,元祁心里不由叹息了一声。

莫名觉得自己好像负心渣女一样,不过她已经仔仔细细回忆过了,她以前上了高中后十几年都跟向北没有一点交集,再过些天,这孩子就知道了,他们两个根本没有一点可能。

“啧啧,你看看人家……”

沈宜言在桌下拐了一下凑过来跟他耳语往他心上扎刀的贾闰,他又不是眼瞎,那叫向北的面对的是他这边,他怎么会看不到他的表情,他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也不是像贾闰说的那样他对元祁……是喜欢,只是他真的很在意这个女生,没办法不在意。

而且,他虽然不是很在乎考不考第一,但是如果第一是元祁,他很在意。

又想到自己刚才的蠢样,沈宜言就恨不得把贾闰拖出去揍一顿,真是太坑他了,元祁她会怎么想他?

本来就好像对他有意见一样。

如果不是对他有意见,怎么会一眼也不看他?

他为什么要想那么复杂?

在这里不就是为了赶作业好出去度假吗?

沈宜言想着,努力摈弃了杂念,沉下心去做题。

可是,她不回家啊,不回家是要去哪里?

啊,为什么总是会想她的事?

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中间贾闰离开了,沈宜言也没抬头去看,等到他活动了下僵直的脖子抬起头时,才发现班里就剩他跟前面的元祁两个人了。

原本好不容易静下来的心又开始不安生了。

只剩他们两个人了,她总不会不搭理他了吧?

一会儿出去总要锁教室门的,可以说一句话吧?

一起下楼的话,现在是中午了,或许可以一起吃午饭吧?

可是,她竟然真的没有理他,甚至她好像根本没发现教室里还有一个他。

眼见她自顾自地就要离开,他赶紧出声,“元祁,你还回教室吗?”

口中说着,他已经手忙脚乱地收拾起了桌上的习题册,总算赶在她出教室前走到了她身边。

“我不回来了,辛苦你锁门了。”

元祁不得不开口说,她真的没注意到这孩子还在教室,只能尽量保持距离。

余光看到沈宜开始言锁门,元祁就直接走了,但是没走多久,她就听到了紧跟过来的脚步声。

不知为何,方才那脚步声明明是小跑着过来才有的声音,到了她身后却又循规蹈矩地下楼梯了,丝毫没有超过她的意思。

正值放假,又是大中午,楼道里空无一人,身后的脚步声并不重,却没办法让人忽视。

发现自己又不自觉开始多想了,元祁闭了下眼,这个沈宜言不是她认识的沈宜言,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还只是个半大孩子,她不应该太关注他的。

元祁一边压着纷乱的心思,一边强迫着自己把心思都集中在刚才做的习题上。

妈妈一直都希望她能考上好大学,前世的她也是记着妈***心愿才会坚持下去,但是毕竟在兼职上分了太多时间,她最后也只是勉强上了一个重点大学的冷门专业,也没有再选择往上读下去。

重来一次,如果有可能,她想考一个真正的重点大学的重点专业。

长大后,总是有人说考上大学又有什么用,只是考上大学确实没什么用,但是如果考上的大学是重点大学就另当别论。

也只有长大后才会知道,高考真的是她这样出身的孩子唯一的一次公平的机会。

她虽然跟着表姐也算创业成功了,可无论参加聚会,还是日常交流,学历还是一个人最重要的筹码之一。

他到底哪里得罪过她?

是因为他脱手的球砸到了她吗?

不是,在更早以前,他第一次跟她说话,她看他的眼神就跟看洪水猛兽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也很奇怪啊,不过是她不想认识他罢了,他何必上赶着呢?

可他却莫名其妙地追了上来,看到她的背影,不自觉就跟在了她身后,要是他超过去,不就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了,但是他却没办法加快速度,只能眼睁睁跟着她下了楼,然后跟他去了截然相反的方向。

他真是有病啊。

沈宜言自嘲了下,却也没能缓解多少心中的郁闷,只有想到接下来是七天长假,足够他冷静冷静,他才勉强打起了精神。

贾闰那损色说他是情窦初开,他想反驳,但是又不确定……

他接过情书,也被女孩子当众表白过,可是他没办法感同身受,更不理解她们的喜欢跟男孩子的喜欢、朋友的喜欢有什么区别?

他对元祁莫名其妙的在意就叫做喜欢吗?

可是,他只是想认识她,就像之前跟其他朋友认识一样啊,这应该算不得喜欢吧?

还是不一样的……如果是其他人,他这么示好却不被接受,他不会再上赶着了,可是他管不住自己不去锲而不舍。

想不明白……

《她心不宜言》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枕上阕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元祁,沈宜言)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枕上阕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她心不宜言》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元祁,沈宜言),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