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兰陵纪事》景帝纪事 BI 兰陵纪事鬼畜

兰陵纪事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兰陵纪事》的小说,是作者曾兰亭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长恭远远看着他二人,一时竟有几分恍神,连孝琬何时过来亦不曾察觉,因回首道:“你何时过来?” 孝琬微一蹙眉,“适才过来,你在这出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02 16:09: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兰陵纪事》的小说,是作者曾兰亭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长恭远远看着他二人,一时竟有几分恍神,连孝琬何时过来亦不曾察觉,因回首道:“你何时过来?” 孝琬微一蹙眉,“适才过来,你在这出什

《兰陵纪事》免费试读

长恭远远看着他二人,一时竟有几分恍神,连孝琬何时过来亦不曾察觉,因回首道:“你何时过来?”

孝琬微一蹙眉,“适才过来,你在这出什么神?”

长恭并未答他,只径自提步行至院角一株老槐树下,去汲树荫下难得的几许清凉。

一阵带着暑气的夏风吹过,携来几声若有似无的蝉鸣。

许是他听错了,大哥最不喜噪声,这院中府内的蝉当早叫人粘完了。

于树影的遮蔽下,他低着头望去,看不到自己的影子,也看不到孝琬的影子,沉寂得仿佛只他一人。

可这须臾的沉寂终还是被话声打破了:“你到底想说甚么?”

孝琬的语气中透着几分暑夏携来的烦躁,“你是想问我,那日在北宫救起她时,可曾见到或听到些别的罢?”

长恭抬头,正对上他透着几分哂意的眼神,“你莫不是和小五一样中了她的魔怔?”

长恭闻言倒退了一步,后背正抵上槐树粗老的树干,隔着夏日单薄的衣裳,他微微察觉到一阵粗粝的刺感,这连痒都称不上的触觉没来由地令他蓦地一个颤栗。他于瞬间直起背来,问道:“不行么?”

孝琬顿住,眼神转了几分冷意,而后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小五是傻,你莫不是疯了?”

继而收了笑,眼神微黯,“你听着,我只说一遍——从前大兄不让小五娶她是对的,而后让你承了北宫之旨娶她,确是错的。如今倒也为时不晚,眼下北宫已颓,她父母俱逝,李家亦早不顾她,只要还是荥阳郑,那些汉门儒绝无二话。”

顿顿,复道,“东宫旧人,焉可存之?”

长恭心知,这样的话只有眼前之人说得出来,也只有眼前之人敢如此说来。可此时看着眼前之人,他竟由心底生出几分凉意。

他有满腹的话想要反驳于他,张口却只道:“孝琬,你容我想想。”

成婚三年,他从未细看过郑氏的模样,只依稀记得青庐下一张明媚艳丽的面容,一眸秋水,脉脉深情。

他心底却知,那不过是浓妆重彩粉饰描画的虚情假意罢了。邺宫御笔赐下的贺词便是最好的讽刺:“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南山崔崔,雄狐绥绥。鲁道有荡,齐子由归。既曰归止,曷又怀止?葛屦五两,冠緌双止。鲁道有荡,齐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从止?艺麻如之何?衡从其亩。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鞠止?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极止?

世人皆知,齐大非偶。

然而这桩婚事,却是北宫大母赐下,有着与郑门世家摒弃旧事重结秦晋的非凡意义。

于是,长兄只得带着几许愧疚予他抚慰:“她虽是郑妃之侄,却也是李后之甥,且是嫡脉所出。不过是在邺城予她一个名分,你领了命去往并州,当如何仍旧如何。”

大哥总当他是小孩子,以为他不知晓那些事,可他却比大哥知晓的还要多,还要深。

譬如,与他定有亲事的李氏为何被退了婚,郑氏又是如何的巧言令色托辞北宫。

大哥以为家中得到的不过是一个面上尊贵的郑李之后,他却不巧地知道了,那郑氏于这桩婚事上还存了别的心思。这令他不得不由心底厌恶起她的虚情假意,她的粉饰太平。

可那一日望着她梨花带雨未加粉饰的朱颜,他却有些乱了心绪。也是那一刻他才清楚地看到郑氏的容貌——即便满面零落,仍是乌珠顾盼,华如桃李。

就这么一细看,他恍惚间竟于她的眼中望见了几许期盼,几许殷柔,还有诸多言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踌躇着,这或许是她的另一张面具。

可郑氏却于他起身之时牵住了他的衣袖,低声泣道:“不要再丢下我一人,你便是再不喜欢我,也不要于此时丢下我一人……”

他心下一软,只得顿住,低下头问她:“为何房内无人?你的那位臂膀呢?”

言毕便闻得她嗫嚅道:“她们都……叫我赶走了,英女亦出府去了。”

他叹了口气,“你素日便是如此驭下的?”

复又想起家丞所言,这府中诸事概由尔朱氏打理,主母素来皆倚重之。如此,他竟不知这些年来她的心思究竟落于何处,便随口问道:“这些年来你并未用心打理王府,你到底在做些甚么?”

她并未应他,只仍旧低着头嘤嘤地抽泣,直到内人上前服侍二人换上干净的衣物,重又净面束发后,她才红着眼与他告罪。

左不过是那些言语,他听了不免有些心烦意乱。倒是一屋的内人见他留于西院,甚是欣喜。

待众人散去,偌大的阁内只余他二人,许是榻前帐下烛火明灭不定,晃了他的心神,一时间他竟觉得郑氏螓首蛾眉间颇有几分动人。

……

孝琬不说他亦清楚,郑氏所仰仗的北宫随着大母的薨逝已然倾颓,她的父母俱逝,外祖家亦早弃她不顾,汉家高门有无数风雅美貌的女郎,只要仍是荥阳郑,那些郑氏族人非但无二话,只怕唯恐不得。

他之所娶,终究不过是一个姓氏。

二人静默半晌,相顾无语。

孝琬虽早习惯了却也最看不惯长恭这副样子,加之天气燥热,他实在没了性子,索性扭头便走:“你既无话说,我便走了。你且候在这,好生看顾你家娘子。”

长恭却趋步抓住他手腕,惊觉这炎炎夏日,手掌所触竟如寒冰一般。他慌忙松开掌间所握,道:“从前的事,许是我们想得太深了。那时她不过是个孩子,至多便是趋势而行……”

如此之言连他自己都觉牵强。果见孝琬冷哼道:“小小年纪,便知趋势而行——离母家亲北宫,以元氏谮李氏。谮李一事,若非其后延宗于文宣帝前求得赐婚,李氏恐早失性命,而今如此回报于她,也不为过。郑氏之所行,此皆为所悉之事,所不悉者,尚不知几何。”

他回首深看长恭一眼,嗤道:“不过是温香于怀一晚,便叫她迷惑住了?还是我说错了,你们竟不止那一晚?”

长恭不想他说得如此直白露骨,一时忿恼,竟略了前言,只道:“我与她本就是同牢合衾的夫妇,有何不可?”

孝琬冷冷道:“我一个鳏夫,哪里知道可与不可?”

长恭闻言立时变了脸色,喝道:“高孝琬!”

提步上前,一把抓住他肩膀,直直地望着他漆黑如墨的双眸,一字一句道:“此等言语,你再不可说。”

孝琬略略一怔,分明感觉到肩上的痛意,扯了扯嘴角,道:“不说便不说。”

长恭这才松下手,却又听见他玩笑般道:“你放心,我不是大哥,不会叫你做鳏夫。”

《兰陵纪事》 免费阅读章节

《兰陵纪事》精彩评论

    作者(曾兰亭)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孝琬,孟姜)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孝琬,孟姜)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孝琬,孟姜)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孝琬,孟姜)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